Hardwick1895

沉迷bygg无法自拔,朱白巍澜。潮爷一美ME,一米七俱乐部。欧美圈的博爱党一只;看动漫,cp吃得很广;声盲但喜欢nori;喜欢听相声,萌着喵汪;痒痒鼠的咸鱼。

戏【1】

年七岁
王声生在书香世家,从小就跟着先生摇头晃脑,习其句读,咬文嚼字,翻阅古典。乐于求知,不求甚解,以书为友。
        
另一边比王声大上九个月的苗阜家中为商,从小听着天南海北的故事,耳濡目染自然是闻多而识广。再加上那英雄情怀,便成了孩子王,领着一群也是懵懂的孩子,大家称兄道弟,执枝为剑,以保卫塘边小地为己任。
       
虽说两人同样身处于这不大的同官县,但由于生性、家庭,两个人本应是没有交集的。那么之后的同行一生或许就是因为一个缘字吧。

       
两人的相识便是起源于一场戏,正如他们的故事也似一场戏。
       
唐朝是实施宵禁的,但是在元宵节前后三天,却取消宵禁的限制,以方便人们赏灯。所以,在这难得的三夜内,上至王公贵族,下至贩夫走卒,无不出外赏灯。以至于车马塞路,人潮汹涌,热闹非凡。王声每逢元宵也定会跟随父母上街赏灯夜游,享受这举国欢庆的放夜。
       
这日,王声一如既往,张大眼睛恨不能将周身的新奇事务看个清楚明白,如此盛世真是一分也不舍得错过。叫卖、花灯像是声色相融一般,刺激着五官。鼎沸人声中一小曲温婉悠扬,那与众不同的音乐似油腻后的清茶,一下子引去了王声的目光,当王声的目光停在那戏台后,便久久不能移开。那戏台在稍远的高处,看不真切,但那只能看到半身的身姿架势却是让王声很是注意。
       
其实也没过多久,那戏便散了,王声心中有些失落,怎么就没能早些看到呢。不过王声并没能失落多久,因为他一回头就发现,为戏入迷的自己现已经孤身一人。周围人群熙熙攘攘对于年幼的王声就似高墙一般,何处去找寻爹娘。

一种无助感袭上王声的心头,加之自己只顾注意新鲜事务,连来时的路也印象模糊了,于是鼻子一酸,泪就连成串顺着他的小肉包子的脸滑下来了。

       
刚看完戏的苗阜心情特别好,虽说他的心情总是不错,但今天却是超出往常许多,因为那场戏真的是太好看了!从人群中猫着腰往外窜的苗阜还时不时模仿着戏子打斗躲闪的姿态,站定在人群之外还来了个帅气的亮相。
       
正是苗阜在暗喜自己行云流水的动作时候,看到了一个默默流泪的小汤圆。

当久了头儿的苗阜看着与自己年龄相仿的小汤圆便认定是需要帮助的兄弟,立刻冲到他面前,双手把小汤圆低着的脸捧起来,让他看着自己。
      
“小汤圆~你哭啥呀”
苗阜自顾自的说着却一下子被推开,站定后看到小汤圆仍有眼泪打转的眼睛里透出惊恐和戒备。
      
“你看啥捏”小汤圆艹了
      
“看你咋”
      
“你说咋,你看我就不行”
     
“你咋是个这呢…我又不是坏人”
     
“好人哪有地包天”小汤圆小声的嘟囔着。
     
“乖乖,我好心来帮忙的”苗阜委屈了,“你说你,刚刚还哭的像个姑娘似的,咋又艹起来了。”
     
“你才姑娘呢!哼!”说着又抹了抹眼泪。
     
苗阜看小汤圆默默的哭着也不是办法,伸手进兜里掏了掏,掏出了一块用纸小心包着却变形了的透花糍,心中不舍了一下,递给面前的小汤圆,“别哭了,有啥好哭的呢”
     
偏好甜食的王声迟疑了片刻就接了过来,小口吃着边说“好东西都给你糟蹋了!”脸上终是带起了笑。
     
苗阜也不恼,看着小汤圆笑了,心情就放松了。伸手搭在他肩上:“给哥说说,你为啥哭呢”王声收起了笑颜垂下眼帘,撇了撇嘴说:“我爹娘走丢了…”
     
英雄就应该路见不平拔刀相助,英雄主义情怀一下子灌满了苗阜,他拉住王声的手就走“哥带你把他们找回来!”那样的信誓旦旦。
     
缘便这样开始了。

tbc

本来想把背景定在唐朝的,为了那个长安呀!(*/∇\*)可是唐朝连糖葫芦都没有啊_(:з」∠)_怎么去哄下一次艹了的声声呀( •̥́ ˍ •̀ू )我估计下一章开始就是架空背景了_(:з」∠)_
ps:大大们求更文,喵汪不足只能自割腿肉了

评论(7)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