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rdwick1895

沉迷bygg无法自拔,朱白巍澜。潮爷一美ME,一米七俱乐部。欧美圈的博爱党一只;看动漫,cp吃得很广;声盲但喜欢nori;喜欢听相声,萌着喵汪;痒痒鼠的咸鱼。

戏【2】

刚要迈步,苗阜便回头对王声说:“人这么多,你可是要抓牢啦!别又走散了,看谁带你回家。”说完又紧了紧手。

两人的身影一下子隐没在人海中,两只小手紧紧牵着。人潮汹涌却是冲不断两人。

孩子的相识就是这般的简单,也许是因为惊鸿一瞥后的心中油然而生的仗义,也许是因为言语讽刺也不被离弃。谁也没有想过只不过一面之交,也没有想过先去放开。一个牢牢的抓着,一个安心的跟着。

苗阜前头开路,还真不愧是这方圆几里的孩子王,真是有勇有谋,身手矫健,见缝穿针,动作如行云流水(ง •̀_•́)ง
但这当然只是苗阜自以为的。

在后面被拽着的一路磕磕绊绊的王声想着,这人怎是个不能好好走路的主儿呢,蹦哒乱窜,活脱脱一只刚放出山林的野猴。
平日里王声自讳算是个翩翩公子,这样猴急乱跳怎是自己能做的。

王声想出声叫住牵着自己的人时才想起,两人还未道姓名。王声暗笑,也就这地包天自来熟。
却未细想自己也是毫不抵抗的随着走。

一路上感受着被人潮挤得滑开的手又一次次被握住,还有前头那地包天时不时回头送来的关切目光,王声的注意力便只停留在那地包天身上,紧紧跟牢,毫不知觉的从熙熙攘攘走到廖若星辰,直直的跟到了山脚下树林,王声才拽着苗阜停了下来。

“你认不认路呀…这都没人了,去哪儿找我爹娘呀”

“我又不知道你爹娘啥样,你指望我变戏法呐!”苗阜佯装深沉地摇摇头“咱们上山去,家在何处,你指予我看,我才能带你回家呀”

王声看着眼前人信誓旦旦,伴着被握得紧紧的手传来的温热,心里一暖,也就没有习惯性地出言讽刺什么,走失的慌张也荡然无存,脸上带上了甜甜的一笑。

“我姓王,单名一个声字,声闻于天的声”王声端着书生的架势,笑盈盈的说,“那你叫什么?”

苗阜被小汤圆牛头不对马嘴的话整的是一愣,回过神来自己却是已经把大名、乳名都告诉了王声。

“苗苗~”王声轻声重复到,但又一下没忍住笑出了声,“总觉得是个姑娘家的名字~”

苗阜也跟着嘿嘿乐了两声,心道这小汤圆喊自个儿的名字也是透着那么的甜滋滋,美丝丝~哎呀~好听极了!竟是比娘亲唤的还好听些。

“声儿~我就叫你声儿可好~”苗阜心里甜着,看着小汤圆也是不住的笑。

王声听了佯作嫌弃状,心里却也是美着默认了。

两个傻孩子对着傻乐了一番,苗阜才想起了正事。

苗阜转念一想,王声这名字倒是好生耳熟。于是眼神失焦,就生生的盯着王声,脑着里快速搜刮着关于王声这名字的记忆。
王声倒是被这突如其来的一盯吓的心头一颤。

“声儿!你可是私塾王先生家的公子?”苗阜一下恍然大悟的样子。

王声点点头,心里却是丈二和尚,摸不著头脑。

“家里大人整日念叨,对门私塾王先生家有个小神童,只比我小九个月,却当得满腹经纶的称呼,原来就是你呀!”

王声笑得眉眼弯弯,一分得意一分喜悦。

苗阜也乐了,伸手揽过王声的肩,“声儿~快叫哥哥~”

“偏不~就叫苗苗!”笑眼更是弯了几分。

“苗苗可不会带你回家,快叫哥~”这嘴上便宜可不能少。

王声嘟起了嘴,眉毛八字般的耷拉着。
这地包天就爱占便宜。

“…哥~~~!”虽说这声哥喊的不太情愿,但那软糯的声音加之刻意拖长的调子似是生出了多根触角轻轻挠着苗阜的心。
“诶~我的声儿~”苗阜脸上挂着的笑那叫一个得意的呀。

也不知道是不是这个时候,那要护他一生的想法就扎根苗阜心底了。

苗阜双手轻拍王声的脸颊说“哥带你回家~”

然后又是双手紧握,一个紧跟一个不放。

评论(9)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