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rdwick1895

沉迷bygg无法自拔,朱白巍澜。潮爷一美ME,一米七俱乐部。欧美圈的博爱党一只;看动漫,cp吃得很广;声盲但喜欢nori;喜欢听相声,萌着喵汪;痒痒鼠的咸鱼。

不过一生

话说苗阜王声两人小学不过点头之交,自毕业一别就未再联系过,直到两人双双考到一所南方的大学,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这才熟识起来。

同是独在异乡,难免惺惺相惜,加上俩人同一专业,隔壁宿舍,串门、约饭就更是自然而然。

能做到形影不离应该是在几次课题研究的合作讨论中发现原来彼此想法相似,在几次茶余饭后的聊天里发现俩人志趣相投,越是深入了解越是感慨相见恨晚,仿佛伯牙与钟子期。

那时的苗阜是有着些地包天的苗大妮儿,王声是带着痦子的俊俏小沙弥,那时的他们充满活力胆儿大、自信并且充满理想。但是说到底,还是没出社会的人儿,那股青涩的劲儿是在而立之年回首忆起让人笑中带泪的。那时候的年少轻狂总免不了对月豪饮。

苗阜王声的舍友们都是本省的,逮着个假期就早早收拾回家了,所以,大一那年的五一节又徒留苗王俩人感慨离家万里,思归未归。

那时夏天已经悄悄的占领大地,夜幕一拉,才带来微风拂去了身上的燥热。然而这对于呆在宿舍里人来说并没有什么卵用,宿舍的通风差呀。

所以当使着扇子在台灯下看书的王声接到苗阜出门喝酒乘凉谈人生的邀请时,毫不迟疑的答应了。

平时热闹的学生街因为假期而冷清了不少,王声倒是乐得清静。俩人就撸着串,配着啤酒,谈天说地。

一点酒精作用,不禁点燃内心豪情万丈,畅想未来。你一言,我一语,虽说是各有其志,但终究还是殊途同归,那种默契促得俩人对视一笑。四目相对,心灵相通,自是许下“儿时同窗,进而同道,将来同行一生”的话语。

对饮导出心声,心声难得吐露,畅谈换取浑身舒爽,一身轻松引来畅饮的豪情。

苗阜又灌了口啤酒,摇摇头,调侃起家乡的冰峰,然后一副诗兴大发的样子。
“冰峰霸气外露,凉皮儿最是难够,且叹西羊市,谁人情愿消瘦…”已经两瓶啤酒下肚,一股子气掩不住的打了个长嗝。“…老板老板!再来一把烤肉!”

王声忍不住被他逗笑,轻轻推搡“别挨骂了,要串儿直说,这么大个架势,糟践那点儿学问呢。”

苗阜看着眼前人被自己逗笑,心中那份自豪感就油然而生。所以不收玩性,反而再接再厉。谁让那人笑起来就像烈日里的凉风,寒冬中的暖阳呢。反正看得心里就是那样的舒坦。

不觉已近半夜。俩人是啤酒当白水的喝法,桌旁散落的啤酒瓶已经数不过来了。眼前的一切连带着心里的想法都有些恍惚。嘴上更是内心窜溜出什么就往外吐露什么。话题早就从感怀故乡之远,畅想伟大理想,收尾回归八卦。

“你说…”苗阜用指尖抵着只剩底沫的空瓶,“…就你这易艹的脾气咋还有这么多姑娘喜欢呢…”

苗阜这么一提让王声跑了神。

就刚前两天班里的有容妹子结结巴巴地给自己递了情书,然后连说话的机会都不给就跑走了。虽说不是第一次被姑娘表白了,可还是红了耳朵。

其实王声也暗下庆幸姑娘没有死等着他要回应,对着姑娘王声这脸皮子总是薄得和纸一样。

还是和这脸皮厚又狗腿的地包天待在一起自在。

王声被自己这不经思考冒出的想法逗乐了。满是笑意的伸手敲了下被苗阜玩着的瓶子,瓶子一个重心不稳就要掉下桌子,随即帅气反手一接,又把瓶子稳当放在桌上。

王声朝着苗阜甩了一个得瑟的眼神,“因为小爷我帅呀!”

“对对对对对对~”苗阜头点得和踩电门上似的,嘴部都有马赛克了,“你是风流周党~”

“啥?!”

“风流周党~这是个疼语,夸你好看呢”

“风流倜傥!还疼语…哎哟…疼死我了”王声嫌弃的嘁了声。

“就你这语文水平就别说成语,你这语文是锅炉房刘大爷教的吧…”王声对着苗阜是各种嫌弃。

不过各种讽刺并没有真正传到苗阜心里。苗阜专心的看着眼前的可人儿,被酒精模糊的视线随着他开开合合动个不停的嘴聚了焦。周围的事务就一并虚化成了背景。

微风从他的衣袖口窜入,街边的路灯称着他的脸,这世上的一切仿佛都是为了衬托王声而存在。眼前的人似是闪着柔光,白净光滑的皮肤,嫣红微动的双唇,身在市井仍透着的书生意气。苗阜不加阻拦放任自己陷进那人的美好,忘了身份,忘了性别,忘了时间和空间,就是发自内心的对眼前人产生了喜欢的感觉。

“声~你真好看”说者不自觉。

闻者神一愣。

王声愣神忘了言语,声音一停勾回了忘情的神儿。

尴尬的一声咳,俩人同时转开视线。

随之而来的是一阵无言。心中各怀其想。

最后还是“咚…~”的一声响打破尴尬局势。王声一回头,苗阜已经连人带椅子摔在地上。

这一来倒是化开刚刚那尴尬的束缚,王声开怀的笑了出声,用脚戳戳地上一动不动的人。手微合拳,伸出两指,空中轻点两下,“和我喝酒你还差着六扔那么远呢~哈哈哈”

说着就想起身,这不动则已,一个猛劲想站起来才发现自己也是四肢绵软,脚下虚浮。自讳千杯不醉,其实早也上头,酒量和苗阜不过半斤八两。

“嘁!你就搁这儿躺着吧”

当然话是这么说,这人还得自己扛回去。

揉揉太阳穴,深吸两口气,又费劲的蹲下。拽着苗阜将他翻身仰躺,双手交替拍拍他的脸,让他清醒了些

“哥,还感觉得到自己的腿么”

苗阜在地上躺了会,酒劲下了几分,听着熟悉的声音,半张眼扫了扫,傻乐了起来,点点头。

“特么的,有知觉就自己站起来”王声自己蹲着也有点重心不稳。

苗阜又在地上赖了会后,他自己半撑着,王声半扶着,总算是摇摇晃晃的站起来了。王声把苗阜的手臂往自己肩膀上一架,俩人相互搀着往宿舍走。

苗阜醉得脖子支不住脑袋,脑袋一个劲的往王声脖颈处钻。王声的脖子,耳根本就敏感,哪里架得住苗阜的头来回蹭,一个激灵,手一推,把苗阜的脑袋bia到另一个方向。苗阜头连带着身子就往旁倒,吓得王声赶紧双手将要倒下的人捞回来。被捞回来的人,双手依着惯性揽上王声的腰,头又是没骨头支着似的倒在王声的肩头,酒气混着热气,王声心里别扭但又不敢推开。

苗阜的手揽上腰后还不安分的摸起来,王声心想‘好你个苗阜,把小爷我当姑娘了是吧!’强压着要艹的脾气,一心只想快点到宿舍,把这人扔开。

王声坚强意志力压住的酒劲在看到床的时候一下子就松懈了,加上一路架着这个不安分的人,王声也是筋疲力尽。本还想着把苗阜扔床上,自己洗把脸也回宿舍休息的,结果把苗阜这么一扔,自己也顺势倒了下去。

‘这苗阜比床还硌人’这是王声睡死前的唯一想法。

第二天,艳阳刺眼,唤得苗阜半醒。苗阜觉得自己脑子仿佛被揍了般生疼,左手好像被截肢了没有知觉,胸口还被什么压着。不悦的睁开眼,白晃晃的皮肤和安静的睡颜冲进眼帘,吓得一震,定眼一看原来是王声,才放下警戒松了口气,苗阜还以为自己酒后乱性祸害哪家姑娘呢!

苗阜想活动一下被王声压着的左半边身子,可是原本安睡的王声好像被这一动扰了眠,蹙起眉。苗阜只得放轻动作,小幅度移动,将手臂垫在王声脖颈下,让王声窝在自己身侧,另一只手安抚似的轻拍王声的背。也不知道是不是这安抚起了作用,王声松开眉,又熟睡过去。

就这么面对面的,温热安逸的气息笼罩着,又陷入梦境。

这也就是为什么,当王声醒来的时候,一脸蒙逼的发现自己被苗阜抱在怀里,自己好像也没有抵抗的窝在他怀里的原因。

自那以后,俩人都发生了变化,苗阜觉得自己越来越想亲近王声,王声却觉得和苗阜独处越来越别扭。

大学就让人想起青春,青春就让人想恋爱。在青春的悸动中,也许只是一个眼神,一个微笑,或是举手投足的气质,不经意的肢体触碰亦或是两个早就相惜相吸的心。

但话不说开,纸不捅破,谁也没胆过界,谁也不敢定义心中的情愫,都怯惮于揣摩寤寐思服之人可也是有意。

所以两人结伴变成了三人同行。
但是时间还是照走,日子还是照过。随着深处的小心思一直发酵着,大一的小鲜肉已经长成了大三的老油条。

那一次。
苗阜来还u盘,正赶上王声的舍友给他递毛巾,王声刚栓上浴室的门,混着水声传来“君欲共浴,二人鸳鸯戏水,奴家在此候着~”

苗阜听闻心中暗笑,声儿长着一张纯洁无害的脸,偏偏开黄腔时却是个巫妖王。

“那小爷我可就进来啦~”

隔着门和水声,人声听得不真切,王声和舍友日常开玩笑,也没想苗阜在这时候来了,下意识就接

“爷您自个推门哈!奴家我……”话还没说完。

“砰……”谁也没想到这门真的被推开了…

王声愣住了。
王声的舍友愣住了。
推门的人也愣住了。

苗阜还是第一个反应过来,咻的又关上了门…
可这门隔得住眼睛,隔不住心呐。逃也似的跑了。

心中有鬼,怎能不怕。

王声没带眼镜*,其实压根也没看清人,但就他那反应…王声心里了然。放任自己淋浴思考良久。

鬼在心中,何处可藏。

*【声声没带眼镜,所以自以为拴好了门,但其实门栓只是虚掩,导致苗阜本来也是开玩笑一推,门却还真开了】

“愣什么神呢”青曲社的小秘…书长,执着一柄纸棍风在苗班主发直的眼前一晃。

苗班主从回忆里回过神,制住王声晃动的手,抬头看着他的眼睛,“声,咱们可是约好,同窗同道…”笑着但语气认真、不容拒绝“…同行一生的!”

“傻老爷们~”

也许这是件疯狂的事,但是再不疯狂我们就要老了。什么时候都深思熟虑,规划好人生就按部就班,没有冲动、没有意外也就没有激情、没有色彩,仿佛是按着剧本演着只有自己看的戏。
青年时豪言 说他个天翻地覆慨而慷,说他个人间正道是沧桑,就注定他们不是会依世俗眼光而阻断心中道路的人。何况现在他们还有彼此。

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管他世人危言。

end

本来是脑洞了个喵意外看到赤果果的汪的小甜饼,结果就自动补出人设,然后要体现人设就得有背景,有背景就要铺垫,铺垫了就不得不由浅入深,【虽然我的文字可能根本没表现出来_(:з」∠)_】等终于写到捅破窗户纸,我反而写不下去了😂
一个本应该两百字就结束的小甜饼_(:з」∠)_
没有具体人设就不会写东西是病_(:з」∠)_
文风跳跃_(:з」∠)_

以上那些废话不重要,我记流水账,过渡不自然,人物情感不到位,刻画生硬了…没读几本书但是还是想写点东西,拉低喵汪tag下的水平了…感谢观看到这<(_ _)>

评论(3)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