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rdwick1895

沉迷bygg无法自拔,朱白巍澜。潮爷一美ME,一米七俱乐部。欧美圈的博爱党一只;看动漫,cp吃得很广;声盲但喜欢nori;喜欢听相声,萌着喵汪;痒痒鼠的咸鱼。

戏【四】

俩孩子回到内室,苗阜基本上径直向着床走去就奖自己栽在软软的被窝里。王声半闭着眼,几乎是凭着记忆完成了洗漱。面上过了冰凉凉的水,人也顿时清醒了些。望向床上睡成大字型的苗阜,王声撅起了嘴,“坏苗苗!洗了脸,脱了衣裳再上床!…脏死了”

被点到名的人依旧困得不行,含糊的嘟囔一声算是回应,保持着大字型,艰难地将头转向王声,蹭蹭被窝,又睡了过去。

王声终于是艹了。
但人是自己捡回来的,艹着也得善后。用手巾在苗阜脸上胡乱一抹,一番粗糙的打理收拾。最后跪在床沿,使上困意压倒前的最后一点意志,将苗阜拱开,好不容易留出可容身的一点位子,王声也不顾什么劳什子的睡姿了,倒头面见周公。

晨光熹微,王声半梦半醒之间,调转身侧,动作不过半秒,一个坠落,措不及防。在地上恍惚了一阵才回过神来的王声,看着霸占自己床,抱着自己被子睡得正香的苗阜,一阵火气冲上来,拍拍身上的灰便下手,对苗阜又是晃又是挠的。

“娘…天还没亮呢…”被扰了清梦的苗阜,也不睁眼,就一边嬉笑躲着被不断触碰的痒痒肉,一边嘟嘟囔囔的想为自己再争取一下睡眠。

“叫爹!”本就心有不满,再对上这样耍赖的态度,王声一张小脸都气红了,“嘁!我才没有这般不孝儿呢”于是下手又重了些。

终是感觉到一点力度,不再是猫挠般游戏,苗阜这才不情愿的睁开眼,睁开眼后看到撅着嘴气鼓鼓的王声,苗阜一下子精神了起来。

一个鲤鱼打挺,和王声面对面跪坐着,没多思考就伸出双手捧着小汤圆的脸,“声儿呀~原来你是真哒!我刚刚还梦着你呢…”

王声一脸嫌弃的拍掉苗阜的手“你不仅霸占了我的床,你还把我踹到床下去!看招!”说着就作势要找苗阜干一架,然而他不过是听过几段武戏的虚架子,苗阜才是真真使活过的练家子。一个反手,王声就被制住了。

王声一张脸委屈得纠在一起,苗阜急忙松了手,将人揽到身前,替他捏捏胳膊揉揉手,“不疼吧~”话语里带着点小心翼翼。

王声自知也是自己先闹起来的理亏,可是面上还撑着撅着,不过拧着的眉心自然是和内心的委屈一块儿松开了。

苗阜也是暗舒了一口气,声儿可是他难得的小兄弟,可不能就给人气走了。
“声儿~你那三脚猫功夫可不行,不如,我教你吧~”苗阜笑得一脸狗腿,看王声似乎有些心动但仍有迟疑,于是又说“戏里那几段身势,我也会~”

“你倒是像书里飞檐走壁于我看看呀。”嘴上是不甚在意的语气,眼中却是要闪着人的光。

苗阜看在眼里,不过为了声儿那傲气,决定乐在心里。
我要护的人,得从身到心。

第一次苗式功夫教学,苗阜送了王声一把波斯匕首,刀鞘长又弯,鞘末是茎球状,玛瑙刀柄,镶嵌宝石,上雕刻鹰身,刀面上镌刻蝇头小楷,苗 声。
“声~在你还没学成之前,就先使着苗声,可别丢了。”

“这样就不会有人欺负你了~”

“古,除了你,谁欺负过我!”

这时还不懂以你之姓冠我之名,不过苗声确实伴其一生,得以易生,唤过一声。

评论(8)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