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rdwick1895

沉迷bygg无法自拔,朱白巍澜。潮爷一美ME,一米七俱乐部。欧美圈的博爱党一只;看动漫,cp吃得很广;声盲但喜欢nori;喜欢听相声,萌着喵汪;痒痒鼠的咸鱼。

戏【五】

郎骑竹马来,相嬉忘回还。同居长安城,两小无嫌猜。*十岁共游戏,文武双全才。棍棒刀枪剑,诗文吟且哀。十二难离弃,执手觅高山。转眼仅一载,故人今安在?

年十三,然失散

世事难料物是人非,遭人迫害家道中落,不舍离乡却不得再留,身向塞外心系长安,因为故土因为故人。苗阜,我们相约白首,决不悔誓,不过…天各一方。

挚友王声一时杳无音讯,苗阜怅然若失,但不甘心无所作为以滥为滥。精练武艺,安置家业不落衰微,其间不忘行商途中苦寻。

尔后便七度春秋,幸冲不垮你我曾经的时光,只是日日思君不得见,遗憾成长的过程难相伴,唯望君心似我心,常挂记,终有一天与君笑眼相见。

双十过,既弱冠

时光不过白驹过隙,回望相识之时仿佛昨日,忆起共读孙子兵法时的眉飞色舞,触景叹息没能一同看完的戏。声儿,你可还记得豪情誓言同行一生,我言之时,心中毅然,绝非儿戏。

苗阜抚台眺窗,望着千里之外,单手紧握腰间横刀。明日又将远征塞外,保家卫国男儿之志,壮志凌云满腔热血,可惜了本应有你相伴相辅出谋划策,儿时登高远眺后共许之愿也只算得了一半。

你常说君子之交淡如水,你我应是可以相忘于江湖。可是我太过偏执?但人生之过客十有八九,唯你一言一行我不愿忘却,反而是反复重温,特别是一颦一笑,深刻心底。日子越是过,分离的焦灼越是磨人,何来时间是最好的良药?

*原句:郎骑竹马来,绕床弄青梅。同居长干里,两小无嫌猜
【苗:咱俩是竹马竹马长起来的
王:(;一._一)青梅竹马
苗:你说咱俩谁是青梅,谁是青梅!
王:我赞同你( .˙ー˙)】

ps:这章基本上是过渡,就是从八岁俩人玩玩玩,到了十三岁,汪家道中落被迫离乡,俩人分离。之后喵找找找,到二十岁,喵当了将军。总之就是一下子长大了|・ω・`)

评论

热度(5)